主页 > B惠生活 >33年译45村上春树作品赖明珠置入场景如实译 >

33年译45村上春树作品赖明珠置入场景如实译

2020-06-05

33年译45村上春树作品赖明珠置入场景如实译33年译45村上春树作品赖明珠置入场景如实译33年译45村上春树作品赖明珠置入场景如实译33年译45村上春树作品赖明珠置入场景如实译

来自台湾的赖明珠自1985年开始翻译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着作《街的幻影》、《一九八Ο年超级市场式的生活》和《镜子里的晚霞》3篇短篇小说,可说是目前世界上已知最早的村上作品的译者。在长达33年的翻译生涯中,她坚持忠实翻译,儘可能保留村上文体特色,同时精简译文并不刻意美化,她目前已译有45本村上着作译本,同时也是世界上翻译村上着作量最高的译者。

7月杪,赖明珠到槟城Mano Plus举办村上春树读者交流会时,现场一名读者说自16岁起阅读村上春树着作,至今42岁仍未停止,且只要是村上春树的着作,他都会翻阅6遍以上。而他所阅读的中译版本,便是由赖明珠翻译的台湾译本。

在赖明珠长达33年的村上作品翻译生涯中,许多读者从懵懂少年长成大叔阿姨,仍旧戒不掉阅读赖明珠的村上译本的习惯,有者更是非她译本不读。为何会出现这现象?交流会主持人谢惠贞尝试以3大成就总结赖明珠的翻译生涯。

“2006年,日本东京举办国际村上春树研讨会并邀请47国的村上作品的译者参与,后来,我们发现赖姐是全世界最早的村上译者。在这33年以来,赖姐已翻译超过45本村上着作,也是目前翻译村上作品数量最高的译者。此外,台湾文坛曾掀起一阵村上风潮,许多读者曾争相模仿村上文笔写作。但他们阅读的都是赖姐的译本,所以,这究竟是掀起‘赖风’还是‘村上风’呢?”

目前,书市流通的村上着作中文译本计有由译者林少华、施小炜翻译的中国译本,叶蕙的香港译本与赖明珠的台湾译本。虽然赖明珠是首位翻译村上作品的译者,但台湾仍有张致斌、李友中、刘名扬和刘子倩等村上着作译者。

台湾有5村上译者

赖明珠说,在她所翻译的45本译本当中,她最满意的是《爵士群像》与《爵士群像2》,她觉得,村上在这两本着作中对人物的描写最为传神。

“单是台湾就有5名村上译者,加上中港两地的译者,读者可以自行选择自己最喜欢的版本。”

林少华与赖明珠的译本何者为佳,曾是翻译学界的热门议题。其中一派认为林少华的译文更具中文辞藻美感,而另一派则认为赖明珠忠实翻译村上文体的做法,更贴合书中原意。虽然学界争论不休,但赖明珠认为,彼此学习历程并不相同,自然会产生不一样的翻译风格。

“翻译村上作品时,林少华会考虑文字漂不漂亮,我个人则觉得不必在乎。他是学习古典诗词的,但我并非文学系出身,生活上也偏向自由选择,加上曾经担任广告撰文员,我更偏向用简洁文字表达感受。我从不考虑翻译村上时的文学性,而是希望保留村上文字的创新性。”

接近两小时的交流会来到尾声时,许多读者皆折服于她持续翻译村上作品的恆心,犹如村上为了持续写作而跑步锻炼身体般,而她则是为了让更多中文读者得以阅读村上而持之以恆的翻译村上的作品。

她既是村上作品的忠实译者,同时也是村上的忠实书迷,她的译作让更多中文读者得以认识村上,也在中文世界为村上带来更多书迷。

“在马来西亚见到那幺多读者出席交流会让我感到惊讶,同时也觉得意外和安慰。我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并没有做错事情,未来我依然会继续翻译村上作品。”现年71岁的她由衷说道,并向现场读者致谢。

校内修德文 校外补日文

作为一名全职日文译者,赖明珠在大学期间并非攻读或副修日文系,反而是主攻农业经济系,辅修德语。凑巧的是,她的室友是一名中文系学生,而她本身也喜欢阅读小说与观赏电影,因此,她和室友经常讨论小说,室友也常常向她推介系内老师课纲,引得她常常旁听中文系课程,变成“半个”中文系学子。

“当时,我去旁听中文系老师讲述新文艺课程。课堂上,老师鼓励我们去修读日文,因日本翻译与出版业发达,若懂得日文,可以更快的获知新资讯。中文系老师鼓励学生修读日文,这情况令我感到不可思议,也加深我对日文的印象。”

她在大学副修语文课时,曾面对“选择困难”,因为她当时必须从英文、日文和德文之中选其一。当时,英文和日文在台湾盛行,校外补习班皆有授课,因此,她最终决定选择相较冷门的德文。

她笑说,她选修德文期间的成绩还不错,每次考试都在约莫80分左右。但毕业之后,她因为久未複习而渐渐忘了德文语法。

“同时间,我也报读校外日文补习班。毕业后,我在学校担任研究助理一阵子,后来投入广告业之中,从事我较感兴趣的行业。由于懂得日文,我经常参考日本广告与杂誌,自然也没有把日文落下。”

为村上辞职 与出版社合作

由于经常翻阅日文杂誌,赖明珠渐渐发现杂誌不时出现一个新鲜而闪亮的名字——村上春树。

她把这些杂誌一一找出并认真翻阅后发现,村上共在这些杂誌里出现12次。为了满足好奇心,她前去贩售日文书籍的书店寻找村上着作,并将他已出版的3篇长篇小说、2篇短篇小说都买回家阅读。

“村上春树的文体对我来说比较熟悉,容易掌握,一方面因为他和我同属于战后婴儿潮世代,可以说我们是同时代的人。他喜欢用最简单的文字表达难以用语言表达的东西,正好和我性情相近。”

自从村上春树首部长篇小说《听风的歌》荣获日本群像新人奖后,即备受学者瞩目与论述。她将这些资料彙整成〈村上春树的世界〉,并刊登在朋友负责的《新书月刊》上。

不料,月刊后来结业,朋友被调往时报出版社。于是,她大胆询问朋友会否想出版村上着作,而朋友以不谙日文为由,请她先翻译书籍内容。

“于是,我把工作停掉,在旅途中翻译《听风的歌》和《失落的弹珠玩具》两本书。那时我也不知道出版社会不会出版,直至半年后,出版社担心台湾读者无法接受长篇小说,再请我翻译短篇小说集《遇见100%的女孩》。这本书的原名是《看袋鼠的好日子》,但出版社觉得书名不像成人阅读的小说,因此才改名成《遇见100%的女孩》。而原名是《1973年的弹珠玩具》,也因为书名有年号怕过期的关係,而改名成《失落的弹珠玩具》。村上的首本小说《听风的歌》,在台湾反而是第三本面世的书籍。”

在她翻译的3本译本都顺利出版后,故乡出版社才推出《挪威的森林》译本,而至此,台湾方才掀起阅读村上作品的热潮。

直至时报出版社取得村上着作版权后,才与她建立起长期合作的关係,除了村上的少数几本小说与散文外,大都由她亲自翻译。自此,她也才成了全职翻译者。

保问文体特色 不刻意美化

赖明珠的村上译本常被书迷称为“赖体”,甚至产生非“赖”不读的现象,究其原因便是她对于翻译的看法。她提倡忠实翻译村上文体特色,儘可能精简译文并且不刻意美化。

“村上的作品中经常会涌现外来语,因此,阅读他的文章时会有一种洋化的感觉,与其他同时代或前辈作家的风格迥异。我在翻译这些外来语时,多会选择音译或意译这两种方式。例如可口可乐、麦当劳这种具有固定的音译法,我便会跟随。但好像Toyota,在中文被称作丰田汽车,我就会如实译作Toyota。如果我用中文的丰田汽车,读者可能无法感受其作品的洋化特色。”

她说,在《听风的歌》日文书里节录的The Beach Boys乐团的歌曲,她在翻译时则选择用英文表达。

“虽然我如实翻译的做法,让我看起来很像是中文不好的人,但我置身在小说场景中,主角听到的那首歌曲是用英文唱出的,所以我也就不多加翻译成中文了。我也是村上的忠实读者,自然也会去想像读者在阅读时会有什幺感受。”

爱村上幽默想像力丰富

村上春树自200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后,连续8年入围但始终与奖项无缘。

当读者在交流会现场针对这点发问时,赖明珠幽默地回答说:“可能评审觉得村上的书本很好卖,不再需要依靠这一笔奖金了。但村上对于读者的贡献,我认为他应该获得奖项,因为他的书籍曾经陪伴许多读者度过低潮。”

村上春树的忠实读者或许会发现,在他《听风的歌》的第十八章中,主角手持的电话那头传来的背景音乐也是卜迪伦的歌。而在《世界末日与冷酷异境》临近结尾时,场景内的收音机里也正播放着卜迪伦的歌曲。

赖明珠说,村上会选择用卜迪伦歌曲作结束场景的背景乐,足见他对卜迪伦的讚赏,卜迪伦也是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201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艾莉丝孟洛在得奖前一个月,村上春树也曾编辑一本海外短篇小说选集,并有推荐她的作品。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村上也曾在书中提及他。可见村上是一名具有先见之明的作家。”

她说,她欣赏村上春树的自律,以及他对待生活的态度与努力不懈的写作,创造出独具特色的文体风格,富含异想天开的想像力与随时涌现的幽默感。

然而,33年过去,她翻译了足足45本村上作品,但她认为从未因为翻译而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或是受到书籍影响而尝试听爵士乐。

关键字: 村上春树赖明珠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